page top
物語系列第26集 貝木和撫子對話逐字稿
因為實在太喜歡這段對話和貝木這個角色了所以認真地打了逐字稿XD
打完突然覺得漫畫編輯貝木和漫畫家撫子的趴囉好萌哈哈


※S是撫子、H是貝木

[25集]
S 『差不多該告訴撫子,貝木先生進行百日參拜後,想實現的願望是什麼了吧?』
H 『可是,願望這種東西啊,自告訴別人的那一瞬起,就不會實現了呢。』
S 『誒?什麼意思?』
H 『新年初次參拜的時候,自己的願望是不可以告訴別人的對吧?因為據說把願望說出來就實現不了了。』
S 『為什麼說出來就無法實現了呢?』
H 『因為言不可信的吧。』
『從口中說給某人聽的那一瞬間,語言就和內心的想法不一致了。』
『所有的話語都是謊言,都有所欺瞞。無論是怎樣的事實,在說出來的那一瞬就已經變味了,如果只是想要祈求願望能夠實現、只是一心祈求的話,就絕對不可以把那樣的願望說出來。』

[26集]
H 『妳說過妳不想成為神明對吧?』
S 『是說過喔,但又怎麼樣?』
H 『那妳想要成為漫畫家嗎?』
S 『誒誒誒誒誒?!?你打開了我的衣櫃了!?!?』
H 『是啊,用十元硬幣扭開了喔,錢果然很重要呢。』

H 『妳有沒有想過,即使妳的父母再怎麼寵愛妳,如果妳一直下落不明的話,他們總有一天也會打開那個衣櫃的。』
『不過、如果妳現在馬上放棄神明的身分變回人類,回到那個房間的話,妳不就能親手把那些漫畫給處理掉而不會發生任何問題了嗎?如果那些漫畫被別人看到對妳來說真的是一件這麼難為情的事的話。』

S 『別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那麼蠢的理由而放棄當神明啊!』

H 『『那種蠢理由』嗎…』
『妳會因為什麼樣的理由而放棄當神明呢?』
『無論我問誰,問戰場原也好、問羽川也好,甚至問妳的父母也好,他們都沒說過妳有那樣的興趣。』
『妳一直以來都竭力地把那些讓你覺得難為情的作品藏了起來,妳沒有對任何人說過。那也就意味著,對於妳來說,那才是真正的夢想吧。』
『因為真正的願望是不能對別人說的,即使是對神明也不能說對吧?』
『成為了神明的妳覺得很幸福吧,覺得很快樂吧。但是妳並不想成為神明吧?』
『僅僅是等待半年的時間,就讓你無聊地開始沈迷於翻花繩了哦。殺了阿良良木他們之後,妳到底打算做什麼?無論多麼幸福,妳能做的也只有在這裡注視著一切漸漸腐朽,真是個苦差事呢。』
『妳並不想成為神明,也不是想獲得幸福,而是想成為漫畫家吧?那麼妳為什麼不去當呢?』

S 『開、開什麼玩笑,那樣的東西,只能算是塗鴉而已。我只是不想讓那些差勁又難為情的東西被別人看到而已,別跟我說『夢想』這種蠢話!那種東西只是垃圾而已!』
『我也想丟掉,但丟掉也太難為情了,所以才藏在衣櫃裡而已,這還用說嗎!』

H 『千石,不要這樣去形容自己的作品哦。』
『創作是一件非常難為情的事、夢想也是一種非常難為情的東西,那也是沒辦法的,因為那是理所當然的啊。但至少妳不應該像這樣自己去否定它們的價值。』
『而且,妳不是畫的挺好的嗎?妳是有這方面的才能的吧?』

S 『怎麼可能啦!』
『而且也不是我想當就能當上的吧!』


H 『但是如果妳不想去當的話,就絕對當不上哦。』

『那和成為神明或獲得幸福可是不同的。而且,神明是無法成為漫畫家的,必須要是人類才行。』

『千石,我很喜歡錢。』


『要說為什麼的話,那是因為金錢能代替一切。用錢能買到物品、能買到性命、能買人、也能買下別人的心、能買到幸福,也能買到夢想,錢是非常重要的東西,而且並不是無可取代的,所以我喜歡。』
『反之我討厭無可替代的東西。』
『沒有了『這』就活不下去什麼的;『那』是活著唯一的理由什麼的;『那』才是自己生於這個世界上的目的什麼的……我實在非常討厭那種『非常寶貴的東西』。』
『被阿良良木甩了,妳的人生就沒有價值了嗎?除了那之外妳就沒有別的想做的事了嗎?妳的人生除了那以外就什麼都沒有了嗎?』
『我說啊,千石,和阿良良木交往這種麻煩的事已經有某個笨蛋代替妳去做了,所以妳就和那件麻煩事做個了斷,再去做別的麻煩事就好了。妳還有很多想要做的事以及想要完成的事吧?至少曾經有過的吧,沒錯吧?』

S 『想要做的事、想要完成的事……』
H 『千石,對妳來說,除了阿良良木之外,其他一切都是毫無價值的嗎?』
『妳很喜歡妳的父母--那兩個善良的一般市民,不是嗎?』
『在妳的心裡,阿良良木排在第一位,而除了他之外的人全部都是垃圾嗎?』

S 『不是的…』
H 『那為什麼、為什麼妳只區別對待阿良良木一個人?那傢伙是妳的分身還是其他的什麼嗎?』


S 『貝木先生又知道些什麼了?關於我的事情你根本一無所知吧!』


H 『我是進行了很多調查,不過、的確我還是對妳一點都不了解,在重要的事情上面我還是一無所知,畢竟了解妳的只有妳自己,所以,只有妳才能珍惜妳自己了。』
『而且,能實現妳的願望的也只有妳自己。』


S 『…這樣一個目標沒完成又換成另一個什麼的、一件事完成不了就換成另一件事情去做……這麼敷衍了事真的沒問題嗎?人這種生物。』


H 『可以的、正因為是人啊。』
『所以沒什麼是無可替代的、沒有什麼是唯一的。』
『我認識的那個女人、我很了解的那個女人,她啊,一直保持著初戀一般的感覺在談這場戀愛,她彷彿真的認為自己直到現在才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她這樣就對了,她非這樣想不可。』
『沒有什麼人是無可替代的,沒有什麼事情是唯一的。』
『正因為人身為人,所以無論多少次都可以重頭來過,無論是什麼能夠重新買到,總而言之…』
『妳先用我給妳的錢,去買些正規的繪畫工具吧。』

S 『…我都說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當漫畫家…』
『而且,雖然我不是想當才當上神明的,可以一般都會覺得,既然難得幸運當上神明、卻說不想繼續當什麼的也太可惜了吧……不過、』
『也有被人稱為『神』的漫畫家吧!』
『如果覺得可惜的話,成為那種人就行了對吧!』

H 『嗯、妳一定能成為那樣的人的。』
『就當是被我騙了,去試著挑戰一下吧。』

S 『我知道了,就讓你騙一次吧。』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 (((o(*゚▽゚*)o)))<アイスクリーム━━━━!!.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