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豔陽
↓↓↓<social-networking sites!>↓↓↓

  送出心情的當下都忘了手撫著鍵盤打出的,這些一點一點溢出的、無法從口中傳達的話,原本該放置的場所。
  甚至因此喪失組織十句以上話語的能力。
  為了抓回失去的快感而寫。

  一有所不滿一有所憤慨就往注音方格上用力敲打,注入不新穎的鬱悶然後自以為如此一來壓力就會減少一些。事實上無論再如何用力地按下發送,包覆心的硬塊也不會消失,連大腦的痕跡也因此變淺。

  那種即時說出來的心緒看似結晶整齊事實上到底想傳達甚麼呀?
  說到底只不過是想讓破百以上的幽靈數字看到。想像總有人讚賞信手捻來的嘆息。所以在頁面上劃下傷痕,一次一次劃下像是電繪筆一樣輕易劃下美麗的筆壓。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自剖,必須把自己剖開。把欠缺虛榮的心臟欠缺虛榮的胃口欠缺虛榮的神經細胞都破壞掉,這彷彿是癌症毒瘤,通通都切除才行。擴散到全身會無法呼吸,像是腹部挨了重拳般想把虛榮的自己吐出來。
  更新近況是沒用的,一點益處也沒有,一點也無法消除掉那些難解的問題。只是打打按鍵就找的到答案了嗎?
  鍵盤現充感覺糟透了,糟透了。重要的事要說兩遍。感覺不到方向。

  事實上很悲傷的事但列在頁面上時好像又不是那麼悲傷了,但其實還是很悲傷啊,但其實發訊的目的已經不同了。是那種抱著有誰會看到有誰會嘉獎有誰會喜歡有誰會感同身受的期待所寫下的迎合文字。那明明是只屬於自己的感受卻又尋求誰能理解,不可能的事情被包裝成了有可能性的。

  想望著窄門前行去面對自身的症狀,不想要牽著誰的手並肩擠進一個肩寬的門。
  字數限制是140或210或幾行就要點下更多才能看到以下訊息的地方只會讓我想撒嬌,扼殺長遠的思考時間。打亂了原本的計畫。

  「說出宣告吧,若不再需要了。」
  現在說不出來。

  為了未深思而做出的抉擇負責。
  不斷的告訴自己意氣用事或在事發的當下做出決定是不行的,然而還是籌下了同樣的難題。綁手綁腳的無法恣意。想成為一個自私的人的話就不該有任何交流。
  現實滲透到網路後一點都不自由了。連回到家都忙著展現自己,像是鐘擺的機器人一樣庸碌、被群眾氣氛左右下一步該立足的地方。

  扎了嗎啡後或許感覺不到該治療的癥結在哪,但總會有哪個感官不接受麻醉。心底也知道位置在哪。不能再無視了,偽裝安適於根本看不過去的渣循環時心中的疙瘩、愈加憤世嫉俗的囁嚅,剎車打滑一般彎到未知的方向,忽視的結果不是透明化而是失控的自毀。
  向自己訂下約定遠離。但在背負卸下之前都不得逃走。
  看看讓胸口高鳴的帳號將訊息往下洗而非容忍一張張附照片的新月格式。在第一個世界裡計畫著在第四個世界裡成為一個閃亮亮的模樣,非主認知的,大概會被定義為過於刺眼的預計。

  於是說出宣告,另一種,非形式的不同而是本質。
  以發出求救卻又拒之千里的態度和拐歪抹腳卻又裸露無比的字眼。

                            然而埋藏進去的又將何時被揭開謎底呢。
                            它是一個有點可愛又害羞的答案。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標點符號多一點辣
| URL | 2013/07/11/Thu 22:15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標點符號多一點辣
就是想要擠在一起辣
我知道你是誰ㄛ
wako | URL | 2013/07/14/Sun 01:39 [編輯]
哇!
| URL | 2013/07/17/Wed 17:44 [編輯]

引用
引用 URL

© (((o(*゚▽゚*)o)))<アイスクリーム━━━━!!.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