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top
跳上跳下
繼續閲讀
page top
獨裁者
──「可不可以有人總是陪著我而不是我去追逐一個想要你成為我知心的存在?」
──「我只是很需要有人肯定我的存在而已。」
──語言柔柔的透出獨裁者毛骨悚然的企圖,佔有慾蠢蠢欲動。

繼續閲讀
page top
SEKIHAN the GOLD開箱文(誤
2011/8/27

到了www等了三星期終於到了,SEKIHAN the GOLD

從葵葵那拿回來之後,盯著看著包裹快十分鐘(也太久) 感動的是,不是預定訂購而是第二波訂購才去下訂單的我竟然也拿到海報了04
雖然賣家說拿到海報可能性還是很大但是我就是害怕我好死不死拿不到OTL 不過拿到了w把大張材質是紙的海報小心翼翼地用不傷紙膠帶貼到房間門的內面 (啊哈這樣只有我一個人在房間鎖門時才看的到其他人看不到08(私心(夠了

另外兩張塑膠海報默默的把它們收了起來……
阿、塑膠海報一張隨機拿到秋赤音所繪的彩圖ヾ(●´∀`●) 他的衣服皺摺畫法好可愛w

當我把專輯的塑膠膜拆開已經是拿到包裹後兩小時的事了。
我還記得拆開專輯的手、拿美工刀的手在顫抖。

特典的小卡上赤飯一直說謝謝好可愛,每句說明後面都加一句ありがとう 卡的背面整個說明惡搞了啦xDDD
好的,我小心地把特典盒放到衛生紙上。

終於進展到把CD放到電腦裡運轉了。把音量調得有點大,還把耳機用力地貼在耳朵邊。
一直很喜歡赤飯的唱腔,轉音和尾音都很特別很吸引我。這是第一次以CD的高音質wma檔聽他的歌,可以聽到很多以往所忽略的細小合音 (雖然有時候他的合音很高調) 他錄音時好用心!!!塞了好多驚喜在歌曲裡(★゚∀゚)ノ 尤其是歌的最後有點下戲後花絮的結尾好驚奇、有時候還會聽到笑倒,整個錄音錄到好激動09


這次合作夥伴超豪華!!!!!06 我承認當初會想買這張專輯有一半是看到這麼多喜歡的歌手而衝動的(好像一次滿足好多願望一樣比健達出奇蛋還神奇)
會購入原因之一還有這張專輯超犯規的收錄一半以上我好喜歡的歌曲 01 太犯規啦!!
但是我聽得好高興。心拍数♯0822好溫柔地訴說最後的對白印象好深wwwww

沒想到我真的拿到了有點不真實,感覺我圓了04 好像不需要夢想只要有它就行了(?)
每首歌都滿滿的(到底?),價錢神馬都成了浮雲 (★゚∀゚)ノ 音樂一PLAY就值得了一切(★゚∀゚)ノ
它給我正面力量了,好莫名。像是聽到歌手們唱歌唱得這麼快樂,自己也快樂起來一樣。
我快樂地想擁抱所有人,誰快出來給我抱緊一下(槓掉

報告結束,沒有任何照片啦這哪是開箱文XDD
打完剛好聽到最後一首07(你還在這表情

哈哈,原本打算今天打得彼得潘小故事也延後,大概開學後不知道哪天會發吧( -<_- )a
開學後有人會想我嗎?(被打爆)
page top
月光浸溼了那晚返家的路
2011/8/27

──家附近的一條路上的路燈不亮了。聽說是電線被哪裡來的小偷剪下來拿去賣了,希望他因此而得以養家糊口。

補數學的日子,我總和哥哥自行騎腳踏車至那藏在層層三合院迷宮中的數學補習班。
一騎出大門轉個彎後,便會到達那條最近沒有路燈的路。

「啊啊、什麼時候才會修好啊?」沒有路燈後,第一次通過小路時,我打了冷顫有點害怕著問哥哥。
記得那時,後方傳來悠然地回答:「怎麼,暗了妳會怕喔?」,哥哥總對我的反應不抱任何興趣,平板說。
從此之後我就沒向哥哥說過我,我害怕那條小徑。

小徑路不長,但少說也有200公尺,騎腳踏車也需要十來秒的時間才得以通過。
住在鄉下散村型村莊原本就沒甚麼鄰居,加上屋子坐落在檳榔園與檳榔園之中,夜晚路過的行人幾乎是零。更驚悚的是,這條看不到盡頭的黑路兩旁是無主的荒地,上面長滿了比人還高的雜草叢,雜亂生長的野生檳榔樹也因無人理荒穢而枝幹上攀滿柔軟的小花蔓澤蘭。整個陰森陰森。
哥哥曾冷冷地說:「如果這裡突然衝出天狼星,我也不會驚訝。」而我則笑。
我總是屏住呼吸、戰戰兢兢地騎過這條小徑。一出了這條小徑,我便鬆了口氣。

然而有天晚上,這種心情有了不一樣的轉變。不過依舊是騎腳踏車前往神秘補習班的日子。
抵達小徑前的我忐忑不安的盤算著等等要加快踩踏板的速度,快速通過這條像是會將人吞噬的黑廊。
正當我打算用力踩下踏板加速時,背後的哥哥叫住了我。
「欸!妳看!」,他語中充滿驚訝。
我收回剛剛分泌好準備爆發的腎上腺素,回頭問:「幹嘛?」
「地上。」他手指向被月光照得呈現灰色的柏油路,不、那有些異樣。
「地上?」一時半刻我不能理解他想表達的,但是盯著地面我眼神緩緩沿著路的方向一排望去,我懂了。

我喃喃,「剛剛有下雨嗎?」答案是沒有我很清楚。
頓時發現小徑沒有想像中的黑壓壓,反而被今晚的月亮照的銀白發亮。
發光的道路上,有一處處大雨後路的低窪處積水消失之後所殘留的浸溼黑色色塊,但那並不是真的下過了雨,而是月光照到路面上時被道路兩旁植物枝啊葉啊所遮掩無法透光的部分。
那晚天空雲沒有將月亮遮擋住,於是它的光它的亮直接囂張地在夜空綻放。所以才能將陰影與無陰影部分照得如此清晰。連我都瞬間被那像是雨後浸濕的錯覺給欺騙,真是個美麗的謊言。啊啊、月亮原來是個狡詰的詐欺犯,看到我上它的當它一定在哪裡偷歡的偷笑吧?。
但我仍讚嘆這樣的景象,明明只是條容易被村莊忽略的小路此刻卻像是被我們找到的瑰寶。

爾後才想起我們出門的目的是要前往補習班,所以我與哥哥猶如夢醒般繼續前進。
當下心中想著,等我回家時再讓我好好欣賞吧,這景色。

完全沒有任何心思在數學作業上,我胡亂寫了兩張進度便宣布要回家,哥哥則比我更早一步就完成作業。我們迫不及待的跨上腳踏車騎往那條曾令我懼怕不已的小徑。
經過數分鐘後終於抵達,我和哥哥特意放慢行駛速度小心翼翼地欣賞這神奇的景。一剎那間,我心中有感而發後便按耐不住心中的興奮扭頭跟哥哥報告,「欸!我終於能體會蘇軾所說的『積水空明、藻荇交橫』的意思了!」

──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蘇軾‧記承天夜遊》
徑上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枝葉影也。或,徑上如雨後刷洗,路面濕轆未乾,蓋檳榔影也 (有種台味)

教科書中的詩句,成真似的一一驗證,這種畫面若不是真的遇見也難以想像吧,感觸真深。
哥哥也少有感性的點頭,「很神奇對吧?」我回對啊。
「啊、那麼我們不就是兩個閑人?」我忽然又說。哥哥則哈哈大笑。

那晚,寧靜的田中小徑,我們沉默地繼續看著路面、又望望雲與天清楚不已的夜空以及那顆沒有熱度卻亮得刺眼的月亮。
或許在發現的前幾天,這裡也有著相同的景色,要不是那晚被我們發現了,那是不是我豈不就永遠錯過這樣的體驗?
啊啊、竟然感到幸慶。想著此景,無法言語的感動又充滿胸腔。
不過,過了幾天之後路燈被修好了。那沒有人工光害才會發光的銀色道路從此被整排路燈抹殺。現在已經無法看到那般風景,有點懷念。
我與哥哥每晚期待的「藻荇交橫」也就不再向彼此提起。

但我會永遠記得月光浸溼了那晚返家的路,是多麼漂亮的一條路。

現在我只希望那個小偷趕快再來偷一次電線03(欸
page top
嗡嗡嗡嗡嗡嗡無命呻吟的迷惘者
2011/8/25

正在努力拼湊著
開啟一直以來習慣記錄心情的WORD檔案,思考該如何開頭今天的心情。
我想我應該開始逼自己做些甚麼,而不是總是殷殷伸長頸子被動的等待蓄勢許久即將爆發的心情瞬間湧出那刻才急切尋找某個出口。
這樣或許比較好過。

就這樣開著WORD、開著KMPlayer圈選了某個資料夾中的68首歌,按下Enter鍵。
接著發現太過激昂的歌曲越來越不適合耳朵,反倒是充滿回憶或是間夾著自己某些過往的歌曲更使我滑鼠點兩下的機會青睞。好像不再乘著什麼潮流或狂熱一般、想證明什麼一般,倔強的對某些曲目視而不見。像是想藏住什麼淺顯易懂的真理一樣。
從前天開始,沒有1976、沒有棉花糖、沒有卡夫卡、沒有神谷浩史、沒有鄭宜農,甚是因為某些無關緊要的失落負氣的連高橋優都不點。
也沒看夏目参08、跳舞機不跳屍鬼、說的話不是朝氣和語助詞。
沒有想表達甚麼,只是種很強烈的抗拒感。

取而代之的是少的可憐的舊曲與老調、重溫的漫畫和早就翻爛的小說、脾氣變得暴躁還會怒吼尖叫,最討厭的樣子 (自己的樣子)

還是最喜歡祂們組成的我,不過暫時因為膽小而不願再被那種不適感席捲。
心中有很大很深的溝我爬不出來,暫時。莫名的,就是想逃避。
只是暫時想停止過去的激情,讓我聽聽自己、看看忽視已久的那個小小的自己。


要抓住了放開了

語氣似乎變得異常冷調,明明現在聽到的是GReeeeeN的奇蹟,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沉澱?
不喜歡說重話、不喜歡傷害重要的事物、不喜歡不微笑、不喜歡安靜的不說話、不喜歡麻煩別人……新的舊的一堆紙張上面滿滿的註記,都是想模仿的他人的優點項目,突然的、自己也感到驚訝的,放開雙手不再抓住這些寫給自己的快樂計畫。
我就是討厭負面的自己,想要積極的正面的給予每個人我想得到的溫柔,但是忽然閃過「要是這些規則都不的遵守的話就不用戰戰兢兢的了」的念頭,恍神後映入雙瞳的是張開的空蕩蕩的掌心。
其實根本不想張開手指讓那些守則跑掉,只是十指關節好像過去緊抓得發抖了,痠了。所以就這樣輕易的放開,還好暑假不用面對太多有思考能力的生命體。
至少過幾天我會打起精神重新把這些條例攬回來吧?(至少我永遠不會想把它們塞進垃圾桶)

所以到底是走出這個死巷了沒有?好像總是會這樣輪替著動作而不是有所改變。
渴求改變,但是偏偏甚麼都放不下。想要兩邊都擁有的想法太自私也不再能力疇範中。就這樣渾渾噩噩的被稍縱即逝的心情拉向哪一方然後又反悔,接著一直重複。
該不會一輩子就在模糊意識之中走到終點的那條白線吧?不要啊。

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像是在無病呻吟,感覺太無法形容,啦啦喳喳扯了一堆又不知道究竟哪些是想說的話。
迷失了初衷,就像方向感喪失。一直繞圈子說著同樣的話。嗡嗡嗡嗡嗡嗡嗡的有點厭煩。
起點在哪裡、終點在哪裡?現在往前奔跑、踏著紅土的步伐又是從誰那偷來的跑法?擺動的雙手又是自然的晃動抑或是早已在心中盤算好而上演的戲碼?會不會連笑著看著前方的表情都充滿誰的影子?心中又想著誰的翦影、腦中是不是又想從誰的視角去看風景然後思考做出感想?

總覺得有種沉重的感覺。

所以現在的我,真的可以放掉這麼多然後用自己不佔留誰身影的視網膜接收光反應的所有色彩囉?

忽然有種輕鬆的感覺。

© (((o(*゚▽゚*)o)))<アイスクリーム━━━━!!. all rights reserved.
Page top
FC2 BLOG